竹君

何可一日无此君

策瑜au11

在这样冷的冬天里,孙策连门都不想出,睡到再也不想躺着了又起来。拥着毛毯坐着发呆。他披着一床紫色圆点的绒毛毯,缩在角落喃喃自语。
周瑜读着维特根斯坦,完全没在意他。
感到有些倦,想煮午饭又发现已经一点多了。并不是很饿,开了冰箱。洗了一碗草莓吃。
“要不要吃草莓?”
“哦。不要打断我,我要做一颗毒蘑菇。”
“……”
“精神病人不都说自己是颗毒蘑菇吗?”
周瑜看看他身上披的绒单,不由笑了起来。
“我不放心孙十万阿。”
“孙十万是谁?”
“你见过的,我弟弟孙权阿。”
“干嘛叫他孙十万?”
“上次爸和曹魏的张辽打麻将呢,临时有事叫他替了一下。他十万输给只带了八百的张辽。张辽从此以赌神之名威振逍遥津阿。孙十万还特别喜欢打十万。”
“……怪不得张辽能吓江浙沪夜哭小儿。”
“孙十万还不止十万了一次。张辽还笑呵呵地说:“我听说麻将牌好像是起源于苏州太仓阿……”我爸的脸当时就话不住了。他输得差点被张辽抓住了不放。后来又带着十万去solo,文聘打着牌,睡着了,他以为有诈。钱都没拿就走了。”
“怪不得他要叫仲谋……”
“缺啥补啥阿,缺啥补啥……孙十万来年要高考了,要是他能考上电气工程……”
“……你再睡会吧。”











评论(3)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