竹君

何可一日无此君

策瑜现代au6

陆逊纡尊降贵,把鱼捞回了桶里,道:“你帮我提回吴郡去吧。”
周瑜却是来了兴致:“周期表,我们去看看猫吧。”
周瑜蹲着咪咪咪地学这猫叫,一脸认真。小花猫淘气,一会亲昵地抓抓小黄猫的胡须,一会用尾巴勾小黄猫的尾巴。最迷的是它嗅了嗅小黄猫的菊。它俩自穿林戏叶,全然不理周瑜。
孙策见周瑜微微有些落寞,蓦地学了一声狗叫,学得太像了以致于那只小黄猫吓得直窜进了周瑜的怀里。咪咪咪地叫着往更深出钻。那是两只小奶猫。
周瑜怀里的那只渐渐不怕了,懒懒地伸出爪子去碰周瑜,爪子无意间有些微的刺到他。周瑜不以为意的把手指伸过去给他咬。
孙策笑道:“周瑜是哪种鱼阿,看上去很好吃。等小陆来了……”
“噢,红领巾小学生没……”孙策已经知道他要说孙坚给他选的二二的红领带的事情了,真是一点嘲笑他不得,忙岔开了话去:“我去买根鱼肉肠。”
孙策买了鱼肉肠回来。一点点的掰给两只小猫吃。软软的小舌舔在手心又是另一番滋味了。
周瑜伸手向他讨鱼肉肠。孙策只笑不给,道:“做为一条鱼还不够吸引猫吗?”
陆逊回来了,身后跟着讪笑着提着一袋小鱼的吕蒙。
陆逊解了袋,周瑜怀里的猫马上窜了出去,一副还没餍足的可怜相,咪咪地叫着。
陆逊拈出一条小鱼,逗着它扑,玩了有一阵,才把鱼喂给了他。
转头发现吕蒙闷声大作死,一会功夫吃了小半袋炸小鱼。
陆逊气噎。吕蒙吮指回味过后到:“小陆你别气,下次海洋学院搞什么活动我一定带你。”
周瑜阴恻恻地补了一刀“上次的皮皮虾剥壳大赛真是专业对口。”
“剥的还挺多,我俩舍友甘宁和凌统都是海洋学院的。”
“你们在通风橱里用喷灯烤了吃,都不带我。”吕蒙幽幽怨怨的补道。
周瑜真是没见过孙策这样放浪形骸与一室之内的人。又想在实验室烧烤,和他们学法学的钻法律漏洞差不多。轻叹一口气。
再回首时是孙策在吃那袋小鱼了。陆逊揶揄道:“我身为陆家家主,还要靠钓鱼养活一家子呢。你要吃,问你母舅要去。”
孙策挠头不明,周瑜已解意笑道:“你可是仓老鼠问老鸹要粮了。吴老师最爱钓鱼。”
“国家级电气工程师,坦坦荡荡地在高压电线下面钓鱼。”陆逊不满他一个物理教授,比他们生物组的人都会抓鱼。难道是他们对水对光的折射更清楚些?
“惜不见夏水漫兮襄陵之景。”那时候是个人,只要拿个桶都能捞到鱼。
“估计吴老师还有好多存货呢。”
孙策脑子里浮现出吴景挽着裤腿,提着一桶鱼的民工样,不觉放下了刚要送到嘴里的炸小鱼。
孙策又想起,孙坚喝醉了酒,兴致也高了,就开始说胡话:你娘舅可傻了!别人做的收音机都能播二十好几个台的时候,他做的收音机只能播噪音。他强辩道:“还有人声都播不出来呢。我这收音机可是接收到了外星人的信号……”你知道那个别人是谁吗?哈哈哈,就是你爸爸我阿!吴景不行,只能做你妈的陪嫁,做我的小跟班!……
………
“秋风起,莼鲈肥。”陆逊走了。他的身影没入渐起的黑暗里。



陪嫁梗本来是说吴国太的,这里小卖一下腐。下章孙坚就便当?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