竹君

何可一日无此君

策瑜au4

“吕子明,别说我认识你。”陆逊此时方搁了竿,转过身来,向周瑜微笑道:“东吴米贵居不易~”提着提桶要走。捉的鱼确实是多,水几乎溢出。鱼蹦地不断有水花溅落在少年已挽起的裤脚上。
“小陆你一个学生物的居然还擅长抓鱼。”
“噢,我生态学学得很好的。”
“我民法学的挺好的。”
“公瑾哥,你别逗,你不就是中国民法吗?”
“噢。那你是蕉下客?”
孙策回过神来,问道:“什么焦下刻?”
“鹿阿。”周瑜翻了个白眼。
“噢,我化学学的挺不错的。”
周瑜道:“噢,专业炸屋顶。”
吕蒙插不上话来,半晌道:“我体育挺好的,欸,小陆我帮你拎去。”
“我拎回吴郡,你去做甚。钩了别人也不陪罪吗?”
“好阿,你钓鱼不是给小黄吃!我就知道你要拿他们做标本!要把它们解剖了!”
“是阿,我要把他们做成切片,涂片,装片。”陆逊冷静而狡黠的微笑。
周瑜没忍住噗地笑出了声,孙策跟着周瑜哈哈哈,一边拍周瑜的大腿。周瑜笑得顾不上管他。
吕蒙萌萌嗒着急了。抢了陆逊的水桶,急忙往曲阿小花园跑。
“你喂猫吃生鱼阿。”
吕蒙跑得急,水洒了半桶,没到一半鱼也溜了出来,在泥地上真真是“黄尘清水”。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