竹君

何可一日无此君

策瑜au3

孙策第二天一早就来扣门还提了一瓶酒,道:“我在实验室偷偷做的,算是补偿。”
“……希望喝了以后不会爆炸。”
“又不是过氧化物引发剂。”他微微一笑。“炸了你,算民法官司吗?”
周瑜但笑不语,抽开架上的文件夹把那瓶酒藏在后面。
孙策小心翼翼地拿着签慢慢地匀开白胶,周瑜觉得他那么大条的人可能这辈子也没那么仔细过,不禁看了一会。
周瑜问道:“你为什么突然添加我?”
“斗牛输给了甘宁。他让我加个小学妹。”
小学妹周瑜嘿然不语,取了琴,抱到床上,盘腿坐下了了弹十面埋伏,真是杀伐毕露。
他补了很久,久到周瑜弹厌了,又拿了本书来看。卷着书却没什么心思,倚着微风细细,他听见那些脆弱的书页轻颤的声音,像是遽遽然的蝶。像是周晖被困在一张病床上,思维却翩然向无限远处的样子……
孙策补完了书,便没有理由再留,再见。周瑜送他出去,不禁又和他在江岸走上了一段,柳浓地让人透不过气来。
他们看见两个人。孙策道:“看不清楚是谁。但好像是在钓鱼。过去吓他们一吓。”说着加快了步伐。
孙策过去大大咧咧的一拍肩,高的那个汉子明显缺心眼,吓得一跳,一甩钩,鱼钩钩进了孙策的肉里。转身高的时候又给他绕上了鱼线。他还拿着竿呢,又慌急慌张的绕过他的身向另外一个人求援。
那人转过脸来,说:“吴下阿蒙。”周瑜一看是陆逊,不禁一笑。“陆家家主,可是要钓鱼养活……”
“养猫。咪咪咪~咪咪咪~”吕蒙傻嘿嘿地抢话。
孙策呆在原地,直到周瑜看到他身上闪闪发光的鱼线。“慢着,我来帮你解。”用他那双手,小心地解了鱼钩,细细地后又慢慢地一层一层的解鱼线。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