竹君

何可一日无此君

策瑜现代au2

孙策接下来的一整天,都被那个诡谲的梦缠绕。他怕又把实验室炸了,还顾惜他那张俊脸,就没有去实验室。
他绕很大的东吴学院走,也不辩方向,走过了主行政楼寿春,先沿着中轴的路走,又觉得中轴的人太多。感觉只有自己是逆流。
是,因为今天是东吴大学的大型开放日,也有很多讲座要开。大家都在向礼堂方向走。
他就偏离了中轴,随便一拐。不知道走到了哪一条河边。脚下的黄叶发出轻微的声响。在孙策走神的时候,他撞上了一个“行吟泽畔”的诗人。周瑜正念着些什么,这位诗人没有两袖清风,而是抱了一臂的书。
孙策失魂落魄的一撞,他满怀的书像是秋叶一样簌簌而落。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。
孙策道歉后便弯下腰去捡,古旧的书,落下的时候,扉页被扯落了。那页纸恰巧被风吹到他脸上。他揭下来一看藏书章上俨然两字周异。他若有所失地问到:“中国民法?”
周瑜的反射弧一下短了:“门捷列夫的周期表?”
“正是,正是。”
“你怎么不去听讲座。吴教授有……”
“哦,我娘舅阿,废话多……”
“你也不去听蒋公……”
“彼此彼此。”
周瑜欲从他的手里接过那一叠书,孙策道:“我帮你送回去吧。坏了周公的书……”
“你可以梦中向他赔罪。”周瑜讲冷笑话的功力真是……孙策忽然知道他梦见中国民法法条是什么谶兆了。“劳烦。”
孙策抱着那一叠书,随着周瑜走,偷眼看了一眼书名:我妻荣……脑子里排出一堆化学式,然后他翻了个白眼。
周瑜推开庐江宿舍的门的时候,孙策感觉就像打开了一个书籍陈列室。案上还架着一把古琴。
孙策小心地把那几本书摞到南床上。周瑜笑着给他倒了一杯茶:“书柜不够用了,要做一个又太晏(晚)了。”孙策呷了一口茶,微微有些惊异:“你会讲苏州话?”周瑜点头。
孙策慢慢呷着茶,没有要走的意思。品匝之间悠然地打量着周瑜。
周瑜被他看的有些怪,几乎是拿到卷子一看民法部分就是周异出的时候的尴尬。周异不甘落后于出刑法的付老师,整张卷子都以周瑜为例,为了看孳息都这个年代了小瑜还在借牛耕地……
他楼上占了唯一的一把椅子,周瑜只能在床上盘腿坐下。
孙策想到,上次蒋强讲座站着都挤不下,他看在周异的面子上,让周瑜坐到讲台上。周瑜就在两台上盘腿而坐,被蒋强笑摸狗头。不禁一笑,伸出手去摸了摸周瑜的头。然后又学蒋强的样子,指点一番山河。
周瑜不以为忤,反而一笑。孙策起身到,明天来给你补书。

评论(1)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