竹君

何可一日无此君

可爱死了!

☆我终于知道我注册LOFTER干啥用了☆:

以前摸的鱼,忘记发了。OOC得厉害请酌情观看!

※ 请消费者不要被电视购物的花言巧语蒙骗!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对了关于我画的老王设定的问题…… 这个,我没个定数的,基本看心情来。官图是右边分缝,我自己同人多是左边分缝,有时候画动画设定不分缝(。

老王每天出门想怎么梳头就怎么梳头。

安利一下我在晋江开的原创bg文

医生x律师
画风智障多笑点。男女主都是吐槽王,女主比较呆萌。双方撩人技术都比较高。目前连存稿大概有1.7w的样子,缓慢更新中。前期写的比较粗,也比较放松,感觉可以展开的地方也很多,后期可能会大修。留下企鹅号1224323025 欢迎大家和我交流。http://www.jjwxc.net/onebook.php?novelid=2846789

有没有同萌的来凑个征集人数阿阿阿。

忘记乐乎拿什么注册了吓得我差点飞了。

网易好多个小号邮箱。我大概四组密码一个个试了过来。

又试了微博,QQ,怪我忘记存记事本,又一直手机登录

策瑜au11

在这样冷的冬天里,孙策连门都不想出,睡到再也不想躺着了又起来。拥着毛毯坐着发呆。他披着一床紫色圆点的绒毛毯,缩在角落喃喃自语。
周瑜读着维特根斯坦,完全没在意他。
感到有些倦,想煮午饭又发现已经一点多了。并不是很饿,开了冰箱。洗了一碗草莓吃。
“要不要吃草莓?”
“哦。不要打断我,我要做一颗毒蘑菇。”
“……”
“精神病人不都说自己是颗毒蘑菇吗?”
周瑜看看他身上披的绒单,不由笑了起来。
“我不放心孙十万阿。”
“孙十万是谁?”
“你见过的,我弟弟孙权阿。”
“干嘛叫他孙十万?”
“上次爸和曹魏的张辽打麻将呢,临时有事叫他替了一下。他十万输给只带了八百的张辽。张辽从此以赌神之名威振逍遥津阿。孙十万还特别喜欢打十万。”
“……怪不得张辽能吓江浙沪夜哭小儿。”
“孙十万还不止十万了一次。张辽还笑呵呵地说:“我听说麻将牌好像是起源于苏州太仓阿……”我爸的脸当时就话不住了。他输得差点被张辽抓住了不放。后来又带着十万去solo,文聘打着牌,睡着了,他以为有诈。钱都没拿就走了。”
“怪不得他要叫仲谋……”
“缺啥补啥阿,缺啥补啥……孙十万来年要高考了,要是他能考上电气工程……”
“……你再睡会吧。”











我长见识了

我大太仓居然和麻雀有关

麻雀牌这种说法是最主流的麻将起源的说法。麻将牌又称麻雀牌、麻雀儿牌,本是江苏太仓“护粮牌”。有关资料记载,在江苏太仓市曾有皇家的大粮仓,常年囤积稻谷,以供“南粮北调”。粮多自然雀患频生,每年因雀患而损失了不少粮食。管理粮仓的官吏为了奖励捕雀护粮者,便以竹制的筹牌记捕雀数目,凭此发放酬金,这就是太仓的“护粮牌”。这种筹牌上刻著各种符号和数字,既可观赏,又可游戏,也可作兑取奖金的凭证。这种护粮牌,其玩法、符号和称谓术语无不与捕雀有关。

策瑜au10

最后两个人手一齐捏住一片薯片,谁也不让谁,捏碎了。
法官敲锤子的时候外面响起一声敲门声。
“去开门。”
进来的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,它进来的时候,法官量刑:死刑缓期执行。
他愣了愣,又看见南床上的书。不由得眼睛瞪得圆溜溜的。
“哥……”
“回家了……”
“不回。”
那少年皱着眉,坐立无着。
“你回去吧。”
“哥,爸马上要驻外了。你真的不回去?”
“不去,反正他也要走几年,我干脆搬出去住。”
“你住哪?”少年尤忆起,孙坚气急败坏地叫他滚蛋,凭自己本事混饭吃。孙策除了哈哈哈,就只会做实验。他除了给导师打工看来是没什么别的能力混饭吃了。
“没爸的批准你还想进学生宿舍?”
“在外面租个房也可以嘛。对于我这种长得帅的人也并不是问题。”东吴大学附近,都是开发区。
“对于你这么帅的人,不如找个姑娘家住住。”两人说话间,周瑜阴恻恻地来了一句。
“哈哈哈哈h……”
“……”
“好注意,哥我等下上论坛找嫂子~”
“……”
孙策的表情有些微妙。
“公瑾,我看你还有一张床。不如借我……”
“按月缴租。”
“……”
“你们都好过分阿!”
“算了,你不吵我就行了。待我买口书柜把南床收拾了给你睡吧。”
“我的南大宅呀~~yoyo~~~”
瑜推道南大宅以舍策。——《三国志·吴书·周瑜传》


三国志梗以后会正式用到?后人著书记录什么的。

感觉我还挺勤奋,虽然不多,基本日更哎。
然而大一到周瑜大三司考,这段日常要怎么刷过阿。为了让中国民法接手孙坚的案子阿阿阿。

策瑜au9

睡了小半天周瑜先醒了,煮了锅丸子汤。见他不醒,放在锅上煨着。他静静地坐在床沿上看书,想着他什么时候醒。忽然想起他睡前的恶作剧,也凑了过去,在他的耳畔吹气。孙策倏然睁开眼睛,下意识反应,猛得一抬头,两坐“高峰”相撞。
“哈哈哈哈h…”
周瑜瞪了他一眼,他尴尬地收了笑声,摸了摸鼻子。
“起来吃饭。”
孙策持着一双细箸挑起了锅里漂浮的金针菇,笑道:“see you tomorrow大法好阿。”
“see you tomorrow?”
“因为你明天还会看见它的。”
周瑜愣了愣,“恶心……”
“哈哈哈……你怎么不吃肉,像我这种长得帅的人都是要吃肉的。”
因为阿,每次吃肉的时候就想起一些碎尸案……
孙策挑起一筷粉丝,粉丝都烂了。“看来你的粉丝不是塑料袋做的。”
然后孙策和周瑜探讨了塑料袋做粉丝的化学可行性。
周瑜最后说了一句:“你当是论文答辩呢?”
饭后歇了片刻,孙策问:“周瑜你没什么娱乐活动吗?”
“有阿,看书,弹琴。南床上的书你随变挑。”
………
“阿……”周瑜拧了眉思索了一下,不如我们来看庭审吧。
“我还不如做菜。做菜还和化学有点关系……”
“煮了自己吃。”周瑜递了包薯片,然后打开了庭审视频。一边看一边吐槽。
“要不煮了喂猫。”
“噢。”
孙策拉开周瑜的冰箱,一看,全是蔬菜。于是只好坐下来看庭审,孙策后来才发现庭审还蛮好看的。而且周瑜的嘴巴真是毒的不得了。